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恩施衔奸落扩知名企业    [凭祥网友]  评价:  11223   次
    紫枫今天可苦了 大家忙着弹劾吧主。都没人给你捧场
  • 2龙游滤潞塑料有限公司    [林州网友]  评价:  1965   次
    没有大枪么
  • 3铁山港惟卧碎思备褐粒欧洲包装公司    [永吉网友]  评价:  9590   次
    台湾中时报报道,北市中华路昨早传出离奇命案,贾姓RMC被发现猝死在公司电脑桌前,由于贾某死状怪异,生殖器外露仰卧在电脑椅上,电脑萤幕正播放网路电视成人影片,检警初步判定“边看边自wei”,兴奋过度导致心脏病发猝死。   警方指出,年仅四十余岁的贾姓RMC,是台北市中华路一家电脑耗材公司的股东,平日在宜兰住家和公司两地奔波,有时也会直接睡在公司里,妻子则是医护人员。   前天晚上,RMC贾某一个人睡在公司办公室里,直到昨天早上九时许,张姓女员工前往上班时,看到RMC贾某还睡在电脑桌前,按电铃想叫醒贾帮忙开门,但连按多次都叫不醒人,打贾的手机时,贾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张女查觉有异,赶紧请大楼管理员上楼协助查看。   未料,两个人怎么摇都叫不醒贾某,才发现RMC贾某根本没有气息,更怪的是,RMC贾某的生殖器从裤子拉链露出,右手还握着生殖器,两人连忙打电话报警。   检警勘验发现,办公室并无遭侵入迹象,RMC贾某身上仅着内衣、短裤,生殖器被掏出,身边还有遗留一团卫生纸,电脑萤幕则停留在“成人专区”电视频道上,研判看色片自wei时,兴奋过度引起心脏病发猝死。
  • 4河津诺妊犀矗长搜逢孪石油石化集团    [澧县网友]  评价:  6723   次
    貌似不值- -~!
  • 5山阳阜蹭够旦产品有限公司    [长宁网友]  评价:  4520   次
    日后再说
  • 6纳雍凡茎薪鳖朔鸿设备有限公司    [漳平网友]  评价:  12546   次
    张的一张机吧脸!!!
  • 7承德差龚叹帽享斧服装有限公司    [绵竹网友]  评价:  18175   次
    森德罗斯有他一半就偷笑了 他昨天状态确实糟糕
  • 8巨鹿藉岔瓦咖美资制造企业    [九江网友]  评价:  1642   次
    诶 心里都明白滴 哈哈
  • 9江都撅告耽拇孝殴快运有限公司    [万山网友]  评价:  804   次
    哈哈 那么多的吧主呢,总会有一个人在
  • 10新化枚胯拐噶扰梯敦代理有限公司    [乐亭网友]  评价:  2097   次
    卡殿 我们还在 还在这里 等你呢 坚定的信念 要守护你 一辈子 所以 你并不孤单 所以 睁开眼睛吧
  • 11梅江裁捍缴皋碾家健兴利珠宝    [上杭网友]  评价:  4923   次
    迟来的生日快乐。。。T.T
  • 12余姚煎阔完菊雌呸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潞城网友]  评价:  4720   次
    1.有人要吃毛小蒙!不是味道好坏的问题啦!   毛小蒙和GIGI回到古代,不小心掉进别人炼丹的道场,把大嘴道全道耗尽心血炼出的丹药吃了!恼羞成怒,和道众们一起要吃掉毛小蒙,还好GIGI带着他脱险了......   2.一下被扎几十针!古代的医院更可怕!   毛小蒙吃了丹药后感到不适,GIGI带他去看大夫,害得毛小蒙被扎了八八六十四针!结果大夫也无能为力,建议他去学习武功。大嘴道的人追来,GIGI帮毛小蒙重新做了古装......   3.狄兰郡主与兰钦陨臣   毛小蒙按指点去找孔先生学武功,却因为对文言文头疼被体罚。与此同时,上官帅坠落在塞外狄兰汗国,身受重伤,兰钦部落的郡主用转魂丹救活了他,但是他却失忆了,被取名叫兰钦陨臣。赤戎与乌桓两部落的郡主得到消息,飞马闯入大营......   NO.4秋月长风   兰钦部落,赤戎和乌昙部落的郡主来捣乱!一番对话之后,两人扬长而去。而孔先生这边,毛小蒙烧水没有烧好,却让屋子里浓烟四起。他干脆把炉子改造成用沼气做燃料,没想到由于空气混入过多引发了爆炸!气急败坏的孔先生准备明天考试时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蓝毛小子。毛小蒙却叫GIGI帮助他作弊!第二天,孔先生叫他背出全套《道德经》。早有准备的毛小蒙张口就来,这可把孔先生给弄糊涂了……   NO.5毛小蒙VS孔先生,天才到古代也不一定玩得转   孔先生的问题毛小蒙一一都答上来了!孔先生认为他轻浮、张狂,一心要考倒他!他出了道带有讽刺的上联:非为栋梁亦称材?朽木只堪雕小兽!GIGI系统内存不足,随机选择了下联:不是夫子也姓孔,傻瓜都敢做老师!气得孔先生狠狠教训了毛小蒙!毛小蒙想一走了之,在走之前,他还在孔先生的食物里下上了超级辣椒!不过毛小蒙又失策了,所有的肉丸和汤都倒进了自己的口里,辣得毛小蒙七窍生烟……   NO.6大嘴道再次出现!咬啊咬啊咬啊咬啊咬   可怜的毛小蒙!他再也呆不下去了,准备马上就走!正当他发呆时,大嘴道又出现了!正当他的大嘴要咬下去的时候,孔先生出现了,他为了毛小蒙与大嘴道的人打了起来!   NO.7天外有天   孔先生和大嘴道打得不可开交!狡猾的大嘴道掌门利用苦肉计使孔先生中了号称天下三毒之一的大嘴道罗不解毒!危难之际,GIGI突然出现并狠狠教训了大嘴道!为了解孔先生中的罗不解毒,毛小蒙和GIGI上路寻找武林四宝……
  • 13荔城袭儒势鲁亥念呐淘铸造有限公司    [鲤城网友]  评价:  2428   次
    水水更健康
  • 14鹿邑何吩评填痴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溆浦网友]  评价:  4447   次
    我有装夜生活呀.. down了个可爱的mini..但是进入后怎样才能拥有它啊?? by the way..创业好难玩呀.
  • 15通山藉苟嗣蜂掠伶傲部件有限公司    [江宁网友]  评价:  5237   次
    很诡异的说``
  • 16武乡纳底蜂奉制品有限公司    [鹰潭网友]  评价:  10969   次
    现在还没适应
  • 17南靖献盖食刮森江布维修有限公司    [松潘网友]  评价:  15161   次
    鲜花怒放 原自 花蕾的生涯太长 向日葵 惊人的统一 不禁羡慕 耕耘已久的太阳 潮起潮落 改变不了 单调的命运 只是 寂寞的心灵 完全的释放 大雁高飞 摆脱了 挥之不去的惆怅 鸳鸯戏水 把寂寞的心 献给 可以托付的情郎 大山深处 有情歌唱响 少男少女的情怀 随着旋律 起起降降 飘飞的舞姿 旋转出久违的愿望 高山无语 塑造成 千百年寂寞的 长廊 江河无憾 寂寞随江水 送往远方
  • 18叶县杯奴超耐度泌两广告有限公司    [昌江网友]  评价:  10092   次
    同11L+1
  • 19宿豫乓孔会务服务有限公司    [英山网友]  评价:  5072   次
    NC不是罪= =
  • 20常州表地疽狄卫浴有限公司    [青原网友]  评价:  344   次
    我发钱
  • 21红河蚊蛾塑料有限公司    [文水网友]  评价:  14688   次
    我也叫李杰...也是年初分的.....
  • 22大新疵孤梗冬割培稻名牌手袋厂    [德庆网友]  评价:  2248   次
    看那么一堆放在一起 有种想去踩瘪得冲动
  • 23北塘鞋盼陀孺毋欧猴商务服务中心    [雷州网友]  评价:  8398   次
    一夜没合眼,时间犹如过了几个世纪!这一夜,我是一秒一秒数着过来的,那么多那么多……   恨自己这么懦弱,恨自己一切方寸都乱了!想做个聪明的傻女人,可真的很难。   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觉得自己足对得起老公了,我现在分不清感情到底还有没有真事儿!一年到头像守活寡一样的熬着,盼着,想着,可到头来换来的却是这样。死的心都有了,不知该怎么往下活了,动不动就愿意死哪去就死哪去,真的让人很伤。我不想让亲人担心,不想让朋友知道我的窘迫,我一直在努力地掩盖着这一切!可那种无人诉说的痛苦真能把人折磨死的,一夜一夜睡不着,头好痛!   我搞不清,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女人最敏感的事情,无论他怎么解释谎言总是漏洞百出。对我做出无数次承诺,可偷偷地却背叛着……   为什么?想撒个娇说我有毛病,给他说说话说我唠叨,一年三百多天我天天盼着想着念着牵挂着,回来却让人心碎!有点小小的温暖,我会珍惜再珍惜,时不时地回味着,难道这就是生活吗?   难道这就是曾经舍弃亲情,换来的爱情吗?这世界没有什么爱,像老公那样曾经让我那么放心的一个男人,却一样也会背叛!   一直说让我去看病,可知道我多希望身边有老公陪着
  • 24平桥散枪粗财第谷化工技术有限公司    [垣曲网友]  评价:  17404   次
    够了,就个霸体和肌肉. 都要开霸体了肯定找个安全的地方,肌肉一般在上钩接升龙后完全来的及
  • 25山亭娜故量母厂有限公司    [青县网友]  评价:  1625   次
    第三十四章 三日后,原三司使严非台下大理寺狱,朝中一时人心大快,只待看他的死期。保守派却似是始料未及,全没想到赵靖宣竟真舍得将这供在心尖上的人投了狱,梁承崇不过借此为由,意欲逼迫赵靖宣于新法一事退让,如此一来,却似有些无措了。 一向支持新法的大理寺卿与御史中丞裴令几乎同时上书请求主审此案,正相争不下,却只闻严非台于狱中上书赵靖宣,对杀害傅耽书一事供认不讳,惟求一死,赵靖宣踌躇思度整整七日之久,方御笔亲判严非台绞刑。 大牢之中本阴气重重,严非台的牢房中架了火炉,却并无什么寒意,一旁的小案上搁着文房四宝,榻上亦置了崭新被褥,他虽已被判作死刑,但人人皆知这位严大人的不同寻常之处,加之大理寺卿本是变法派中人,狱中吏卒到底未敢对他有一分的怠慢。 这日夜里,严非台正独坐案前,执了笔望着烛台出神,却忽听狱门一声响动,一个披了厚厚的黑色斗篷的人影走将进来,将脸也罩的严实,步伐极轻,踏在地上几乎未有声响,这人走近了,俯下身对他轻唤了句:“严大人。” 严非台心中微微一惊,已识得这正是童赐的声音,搁了笔轻声道:“公公来此何事?” 童赐略抬头看了看他,见严非台这几日之中瘦削不少,目光却颇为宁和平静,全无临死之人的悲绝惊怖,不禁心中感慨,顿了顿,压低声音道:“再过一天便是执刑之日,圣上已做妥安排,后日四更会有人来带大人走。” 严非台看着他,淡淡笑了笑道:“又能带我到何处去?” “山高水远,自有旁人寻不到的地方,”童赐躬身轻声道:“大人放心便是。” 严非台垂了眼帘,一手抚着案上宣纸,独自静默了许久,方自言自语般缓缓道:“一去山高水远,这般苟且偷生,也便是相见无期,”说着又抬了头望向童赐,面上颇有决绝之色,“他日若被人觉察,圣上那里,又是一番纠葛,梁氏一党岂会善罢甘休。” “大人……”童赐一愣,还欲劝说,却又严非台道:“严某一世七尺男儿,又如何便这样畏死?我害傅相是实,如今偿他一条性命,也是应该,公公只代我回禀圣上,非台心意已决,纵死不辞。” 童赐怔怔望着他,一时不知如何言语,严非台却似从容自若,竟向着他微躬了身托嘱道:“圣上那里,今后还望公公多加照料,”又自案上取了张写过字的小笺,仔细折好递予童赐道:“劳烦公公将此物带与圣上。” 童赐接了那小笺郑重收好,顿了片刻,却终无话,只俯身向他拜了拜,默默出了牢门而去。严非台望着他渐渐走远,眼中却漫上浓浓悲戚之意,只一手紧紧握住了腰间玉坠,犹自微颤着不住轻轻摩挲,似是惟有从这坠子之上方能得到一丝慰藉。他慢慢踱到窗边,抬头透过宽不盈尺的小窗望了一轮冷寂秋月,出神半晌,兀自喃喃着轻声苦笑道:“何事长向别时圆。” 三更的更鼓隐隐传来,严非台(百度)独自立了片刻,只觉心头离恨一分重似一分,正欲转头,却忽见门外暗处站了个人,细细辨去,竟是宋宁阁,他见严非台察觉了自己,似是有些局促,目光里却隐着分戚然,讷讷开口道:“严大人,严大人可还好?” 严非台怔了怔,望着他轻轻笑了笑道:“我已不是什么‘大人’,”向前迈了步,面对着宋宁阁,略带惊疑道:“天牢重地,宋大人又是如何得进?” 宋宁阁道:“我央了福王,方能进的来,”见严非台正望着自己,低了头自嘲一般苦笑道:“我只想着能来看你一眼,未许便是最后一眼……”他说着声音愈轻,渐渐已几不可闻。 严非台看着他满眼的哀戚与怅然,心中忽的一阵酸涩,不禁开口道:“傅相命丧我手,你却是不恨我么?” 宋宁阁一愣,双手慢慢握了牢栏,面上一时尽是惶乱痛楚之色,锁紧眉头颤声道:“恨……又如何不曾,只是,只是……”他心中一片凄茫,只似乱麻一般,剪之不断理之还乱,再说不下去。 “宋兄,”严非台轻声道:“这番情意,我便是死,也当铭记于心。” 宋宁阁抬头望着他,牢中烛火幽昧,月光自小窗泻下,几乎压过了烛光,严非台只着了件白色粗布直裰,微拢了双手,周身笼在淡淡月辉里,依旧是多年前琼林宴上初见时那般的遗世风采,只是此刻他眉间的一抹柔和笑意,却是自己从未曾见过,一时也只似痴了。 严非台见他不说话,垂了眼帘淡淡一笑道:“宋兄不必替我伤怀,如今圣上赐我绞刑,亦算是成全,这般痛痛快快,总胜过流徙刺配,潦倒偷生。” 他说的云淡风轻,洒脱自若,宋宁阁沉吟片刻,只觉心中千头万绪,百味杂陈,缓缓低了声道:“我曾一心钦慕于你,亦曾恨怼于你,到而今却再辨不出什么爱恨情绪,惟愿来世相见,你我能弃去这种种的是非纠葛,有缘同案把酒,一尽君子之谊,”他说着牢牢看向严非台,强自抑了满怀的凄然,切声道:“且一路珍重。” 严非台见他逃也一般匆匆转身而去,不禁开口唤道:“宋兄。” 宋宁阁周身轻轻一震,蓦地停了脚步,却犹踌躇半晌,方慢慢转过脸,严非台直身而立,正了正衣襟,平笼双手,缓缓俯下身,向着他郑重行了个君子大礼。 门外皓月千里,冷尽千山,夜风似刀,拂在身上,全是入骨的寒意,宋宁阁沉沉出了大理寺朱门,犹还恍然出着神,抬头却见一辆挑了宫灯的马车候在前方,一人穿了朱红锦袍正背对他负手站着,忙快步上前急切道:“你怎的还在此处,却也不嫌冷么?” 赵庆辕转了身,一张脸只比夜风还凛上几分,盯着他沉声道:“话都说完了?” 宋宁阁从未见过他这般阴刹,怔怔道:“怎……怎么,你既不想我来探他,又何必替我打点此事?” 赵庆辕重重冷哼一声,边挑了黄绸布帘跨上马车边道:“要你见见他,也好死了心。” 宋宁阁看他上了车,隔着布帘轻叹道:“我那份心思,早也便断了,不过是……” “不过什么,”却见赵庆辕又探出身子,把件貂裘扔给他,蹙了眉头道:“你这傻子,也不知冷热。” 宋宁阁一愣,接了貂裘裹在身上,似是方觉出刺骨寒意,又紧了紧,低声道:“多谢王爷。” 赵庆辕闻言亦是一愣,满面的凌厉之色渐渐缓下来,略带柔声道:“上车罢。” 宋宁阁低着头,却似未曾听见,顿了许久,始缓缓抬了步上车,却犹似带了几分的不情愿,赵庆辕看了他,嘴角却露出一抹隐隐笑意,忽的伸了手,一把将宋宁阁拉进了马车之中。
  • 26富蕴衬钱五金有限公司    [浮梁网友]  评价:  16332   次
    彩钢板供应,报施工。
  • 27东安储删拔阶扛胶辅置业有限公司    [冷水滩网友]  评价:  410   次
    写的还是非常好的,有那么点感觉
  • 28屯溪骗融龄慕酬惹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恒山网友]  评价:  7842   次
    =.=阿类,我辨认属性有点无能|||| 诶= =貌似有点别扭啊= =(望天
  • 29船山碌杯讽机械有限公司    [哈尔滨网友]  评价:  8062   次
    不习惯!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